疯子是怎样炼成的——田露

发布时间:2023-06-02   来源:未知   阅读:2002

疯子是怎样炼成的

  田露

  今天,在这个凉薄的世界里,人们渴望着真诚,渴望着一颗能感人的心,那怕它深埋在恒河的沙子里,它的灵魂还是成长在人们的心中。

  陈冲,是植提陈冲,是中药提取陈冲。他不是科学家却干的科学家该干的工作。他不是科学家,却手捧着科学家才能㧱到的科研成果。

  他的著作《中药提取物鉴别与质量标准参考》为拯救中医药的命运,为中医药的发展立下不朽的功勋。他采用中药提取的现代化中药炮制方法解决中药地道性问题,为中药的有效性保障立下汗马功劳。

  他提出了高血压,糖尿病,癌症,缺血性心脑血管病的共同发病基础——微场低氧。并且实验研究出了有效的解决方法。

  他认为二型糖尿病,并非胰岛素问题,而是血糖没有被反应彻底而剩余在血液中形成高血糖,是因为氧供不足造成的,其原因就是微场低氧,微场就是微循环的微环境,低氧不是缺氧。是氧供相对不足。其内涵近似于中医的血瘀。

  他提出在120岁之前,只要有效控制微场低氧,活到120岁是很轻松的。

  他已经出版的著作有四本,《植物化工工艺学》1995年西北大学出版社出版;《中药现代化研究》2006年化学工业出版社出版:《陈冲人生感悟录》2003年陕西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中药提取物鉴别与质量标准参考》2013年化学工业出版社出版。

他没有学历,没有文凭,却被称之为植物提取界的前辈,鼻祖;他被原国务委员,国家科委主任宋健赠名为科技司令。

  他是植物提取行业的网红,他是大健康总趋势中主要矛盾的挖掘者和奋力解决者,他是中药提取物复配经典复方的关键技术核心人物,他也是高血压,糖尿病心脏病癌症的迫害者。他被劳其筋骨,他被残其躯体,他被废其手眼,他被苦其心志,他被行将就木,但他的心将变成一颗舍利。

青葱岁月

  那是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商店还叫供销社,每个月县里会发一批货,由一辆解放牌卡车送到陈冲的家乡凤县留凤关。陈冲有一个同学在这个供销社上班,车一到她就会偷偷地通知陈冲去卸货。一车货大约四吨,由六个人抢着去卸,后到的就抢不上了,卸车费是两元四角,六个人分,每人四角钱。那时一斤煤油八分钱,一斤盐巴八分钱,一盒火柴二分钱。陈冲的四角钱买二斤煤油,二斤盐巴,两盒火柴,还剩四分钱给弟弟和妹妹,每人买两颗豆豆糖。这样,全家六口人一月的生活就安排好了。他坐在破烂的土墙边会幸福地满足两三天,因为在生产队干一整天活,只能挣八分工,十分工为一个劳动日到年底才分钱,一个劳动日分一角钱,他也只能分八分钱。

  一九七一年十月,听说林副主席出事了,上面要生产队出人为贫下中农念文件,出身好的贫下中农子弟,能认识字的都出去当兵,当工人了剩下的,能认识几个字的都是地富反坏黑七类子弟了。陈冲属于历史反革命子弟,因为其父没有现行反革命活动,被勉强拉出来为贫下中农念文件。

  后来,公社的干部发现,这个家伙不但能认识几个中国字,还能认识几个外国字。当时正赶上教育回潮各公社筹办中学正缺老师,陈冲就被推荐到中学当一名临时的民办老师。陈冲有了一份工作,喜得连着几星期睡不着觉,他发誓要把一辈子献给党,献给人民,献给社会主义。

  一年后,他教全校英语,全校生物和部分化学,当一个班的班主任,带一个化学实验室和一个微生物实验室,再带一个文艺宣传队还经常到各生产队演出,同时还要卖饭票,没有星期天,也不分上下班,几个月头发都顾不上剪一下。一天县文教局领导下来检查工作,看到陈冲蓬头垢面,向校长问那是你学校清洁工吗?校长风趣地回答是我们学校的半边天。是的,陈冲分担了几乎半个学校的工作,当时陈冲的工资,每月拾元钱。

  陈冲是一个初中六八级学生,只相当于小学文化程度。民办教师工作逼着他鸭子上架。他当老师的四年多,在同事们的帮助下,他学完了初高中的各门功课,并读完大学的数学,物理,化学,生物,英语等基础课程。

  到了一九七六年,三线工厂搬到农村已经几年了,他们的子弟都在这个中学读书,所以工厂把不用的仪器都送给学校当教具。

  一天,物理实验室丢失了,十五万元的仪器有示波仪,信号发生器等等,吓得领导面色苍白,他们马上报了警,并怀疑是陈冲偷了,因为只有他爱搞科学实验,学校领导一批又一批到陈冲的宿舍,实验室、家里。到处暗访调查无果,公安局民警来看了现场,没找陈冲谈话就肯定地说不是他偷的,校领导还是不放心,派党支部书记找他谈话,他才知道自己背了黑锅,一怒之下辞职不干了。一年后案件破了,是一个高三学生偷回家做发报机实验,这个学生被判了刑。

  陈冲辞职又回到农村,这时贫下中农高看了他,要他当生产队长,陈冲也就接受了。

  他像领导学生一样领着社员劳动;并找了一块五亩左右,能浇上水的平地做科学实验,他到农牧局买了当时亩产能过千斤的矮丰三号小麦种子,同时要了该品种各个生长期的水肥要求指标和管理技术资料,还请了农牧局专家来检测了这块地的氮磷钾含量。他按照矮丰三号亩产一千斤的条件,给实验田补足肥料,按技术要求下种,浇水,施肥,到一九七七年开春、他又定期抽样检测麦苗,氮磷钾含量,对比资料要求补足水肥。麦收了,他单打单晒,亩产1050斤,他报告了公社,公社领导来过秤复查,封存,然后上报县市省的领导。

  公社领导认为这是他们放了一颗卫星,上天了,然后各地领导都来参观访问,取经学习,领导忙成一团,陈冲却无话可说,因为他只是按照资料要求做,一点发明创造都没有。

  这个时候华国峰主席当国家领导,政策是工业以钢为纲,农业以粮为纲,全国学习华容县,各县要办农业科学研究所,陈冲被作为高产典型招进县农科所当一名合同制科研干部。

  一个连大学门都没进过的老粗去搞科学研究,尤如老虎吃天,无处下爪,领导派他先到市农科所学习。那里有西北农学院的教授讲课,他学习了,植物生理学,植物栽培学,生物化学..遗传学,细胞生物学,地质土壤学,植物地理学、植物分类学.高等数学等专业课程,回来后他承担了一个课题:小麦玉米高产稳产低成本研究。

狂徒变疯子

  这个陈冲尽不知天高地厚,不知自己几斤几两,这么大的课题,他尽然胆大包天,给接下来了,这个狂徒从此走上了疯子的成长道路。

  陈冲的基本逻辑,要想高产稳产,必须满足其因果条件,先搞清现状资源,做到心中有数,他又采用了当年当队长时的老办法,先调查,土.肥.水.光.热.气。

  凤县是个山区县,地形复杂,气候多变,坡地多,水土流失严重,平地少,可灌溉面积不足5%,土壤氮磷钾含量低微,土地贫脊,高产的基本条件都不能满足。大于12ºC的积温数远远不够,光照时数也差得很远。这样的条件下要种粮食还要高产稳产,是不可能的。在条件不具备的情况下,硬要以粮为纲大干快上,势必重导1958年的浮夸风重演。

  陈冲经过一年多的调查后,向领导写了报告,报告中的结论是:山区农村不能以粮为纲,要以草木为纲草林.牧副多样化发展,因时因地决策方案。领导看了.脸如乌云压顶。有领导说,这是反党.反革命,反对党中央,反对华主席是大毒草。有领导说反革命竟然也能遗传,老子历史反革命,儿子现行反革命,交公安局处理吧:最后,领导们决定,陈冲还年轻,属于首犯错误就不上报追究了,但一定要开除,以免给单位带来麻烦,决定由农科所所长预以谈话开除工职。

  陈冲听到开除他的工作,并未惊愕,反而问到,山区的农民怎么办,他们不是小数目,难道还走错误路线?领导对陈冲怒斥到:你这个疯子。开除了,饭碗都没有了,还说什么错误路线?山区农民祖祖辈辈都活过来了,还要你去关心吗?

  陈冲默默地走了,他没有回家,他继续了疯子的道路,他徒步走向了秦岭深处,要着饭去调查秦巴山区的自然资源,发誓要为山区人民找一条出路。

  又走了一年多。走到了巴山深处西乡县与紫阳县交界的木竹坝,破烂的皮鞋底又快磨透了,脚跟被钉子扎得直流血,他想把钉子拔出来,他手抱破皮鞋牙咬钉子盖,用劲一扯,钉子没拔出来,钉子盖被咬断了。

  五年过去了,他走完了三十多个县,日记本用了二十多本。他明白了秦巴山区的植物种类和植被分布,但是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去开发利用。一天他在川北南江县,发现有人用小檗科的三棵针土法生产黄连素,一下受到启发,他感觉这个方法好,投资少见效快,农民容易学,资源也很丰富。他回到家乡,实验土法提取黄连素。有一天,他无意中掉了一滴碘化铋钾试液在取过黄连素的废液中,一下产生了一大块橙红色沉淀,他惊呆了,这说明除黄连素之外,还有种别的生物碱存在。这是什么呢?他把废渣酸碱度调到九,马上有大量沉淀析出,他滤出来,反复酸碱精制,然后用乙醇重结晶得到了白色结晶体,与黄连素大不一样,他感觉这个白色结晶含的是三价氮原子,有一对孤电子对,不是季胺碱应该是叔胺碱。什么结构有什么用处,都不知道。

  他在查阅资料时看到《药学通报》上一篇报道哈尔滨医科大学李文汉老师关于三棵针中阿扑吗啡的药理报告,他马上给李老师写信,并寄了样品,请求李老师帮助检测一下。李老师是搞药理的,对化学结构研究不多,就将信和样品转寄给了他的同学陈玉昆,陈玉昆是李文汉在莫斯科留学时的同学,在中科院林业士壤研究所的植物室工作,地址在沈阳市,当时他正在研究小檗胺,几年了找不到很好的资源,苦于关内没有合适关系,研究工作进展缓慢,陈玉昆收到样品,马上高压液相检测,知道了样品就是他昼思夜想的小檗胺,他欣喜若狂。小檗胺是一个双苄基异喹啉化合物,含有两个叔胺氮原子,能抗癌,能升高白细胞能降血压,有很好的药理活性,他正在准备报批新药,正是他最需要的东西,正是雪中送炭。陈玉昆马上发电报给陈冲,要他带上标本,样品,原料到沈阳林土所做实验。

  林土所在沈阳市五爱街和药学院对门,和金属研究所,防腐研究所在同一个院子,都是中科院的单位。

  陈冲带着原料,标本样品,到了林土所,住在他们的招待所,在陈玉昆老师指导下,做了半年多的实验,陈玉昆收了陈冲为徒,教了他有机实验、仪器分析、化学工程、化工机械与设备,化工工艺,工厂设计与设备安装,物料衡算,成本控制与生产管理。实验和学习结束,陈冲又带着陈玉昆一行到秦岭考察了小檗资源,陈冲在陈玉昆老师指导下走上了科学研究的正规道路。

  陈冲在研究高三尖杉碱酯碱新药源时又认识了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药物研究所的何国疆教授,何老师教了陈冲药物学,药理学。

  陈冲在开发研究贯叶连翘时,又认识了上海医药工业研究院的罗思齐老师,罗老师教了陈冲中药学和新药开发的程序与操作方法。他和罗老师一起发表了很多论文。

  陈冲的植提团队在凤县秦岭植物开发研究所,成长起来,经过西安天诚医药工程公司,西安中加合资三江生物工程公司等多家合作壮大,发展,几年时间陕西发展到几千家植物提取公司。陈冲的植提团队成了中国植提行业发展的母核。

  陈冲的实践证明;要想成为一个疯子最基本的条件就是,做伟大的事业,没有人支持,没有人给钱,自己掏钱舔着脸,也要坚持做下去,直到最后的成功。

要想了解更多可以百度:

1.中药提取物陈冲

2.旋转负磁陈冲

3.微场低氧陈冲